独家 | 《水平》作者吴向京:领导力即人生

发表时间:2019-07-01 15:28作者:吴向京
01.jpg


吴向京,国家电网有限公司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主任


2019年6月28日,中欧商业在线主办的2019中欧数字化商业学习年度论坛北京站上,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校副校长、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电网管理学院副院长吴向京就高层领导者的领导力困惑和实践做了精彩分享。


*本文整理加工自吴向京在此次论坛演讲内容


阅读前先思考:

  • 什么是领导力?

  • 为什么我们要学习领导力?


海报上写的我的演讲题目是“品水浒.悟领导力”,其实“水浒”是个工具或者说是幌子,我真正要讲的,是承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陈少晦的演讲。陈教授主要讲中基层管理者,我讲高层管理者,分享一下关于高管领导力开发的困惑、反思和探索。


为什么讲这个题目呢?这跟《水浒传》又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我这些年工作的重点之一是研究和实践高管领导力开发,我自己觉得还算是下了点功夫的。但是,在用了许多理论和市场上的相关领导力开发的东西,自己又结合实际动手开发了些东西后,感觉效果不理想。这结果推着我不断否定自己,当然,也不断肯定、否定和改造引入的理论和工具、方法。


经过不断深入的思考,大约两年前我觉得我找到了在高管领导力开发领域想取得明显的成效不太容易的根源,那就是:越是具体的理论和方法,其实越是基于和针对具体的、可描述的、可衡量的职位和那个职位上的人,也就是说越到基层方法越多,而相反的方向则几乎没有现成的东西可以遵循


助我捅破这层窗户纸得出目前这个结论的(我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很快改想法),是去年9月刚刚故去的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詹姆斯.马奇教授,他关于领导力九个基本问题(我称之为马奇悖论)的论述,让我前期的思考和摸索有了逐渐清晰的主线。接触到马奇先生在这方面的思想,要感谢刘澜先生的译著和李平教授毫无保留的分享给我的他采访马奇教授的录音整理稿。


一、领导力的九个基本问题


我把马奇先生关于领导力的九个基本问题简要陈述一下:



其一:私人生活和公共责任


对于领导者,特别是居于高位的领导者,不论在哪种体制和文化框架内,人们都会关注他的私德和私人生活。说说原则、喊喊口号、讲讲大道理这些都容易,现实中私德和私人生活很难与行使公共责任区分开来。这会带来相应的问题,一是会让人际关系变得不那么真诚。人家夸你,你要心里有数,他的话不见得是真的,反过来,人家骂你,你也应该想到,这也许不见得是自己有什么不妥,而是这个位置造成的;二是造成领导者生活在众人的猜测中。不论哪种文化和体制,人们都超级关注大领导的行踪和背后的故事,这些主观猜测一定是有猜准的,也有猜不准的,但是不论准与不准,有的会有利于领导者,更加便于他获得影响力和领导力,当然有的会恰恰相反。


这些给领导者带来困惑:作为一个领导者,拥有私人生活空间的可能性有多大?如何将个人的情感和组织的责任协调一致呢?



其二:机智、真实和德行


如果你看了足够量的有关领导力的著作后,你会发现一个问题:评论者对领导力的世故和机智的看法是模棱两可的。一方面领导者常常被描绘成资源和人的得心应手的运作者,因为精明能干而受到赞颂;另一方面领导者常常被认为是狡猾的,遮遮掩掩、善于用计谋和误导。而理论上,领导者似乎需要拥有通常意义上的世故,又保有基本的纯真,能够直达事物的本质,而不会陷入弯弯绕,常常因为天真、用诚实激发信任的能力而受到赞颂。


那问题就来了:机智和纯真、智力和无知,在领导力到底各占多少比例?又应该各占多少比例?你到底是要让人家领导者怎么做呢?



其三:天才、异端和疯子


伟大的领导者常常被形容为天才,看得比别人更远、更准,他们通过想象力、创造力、洞察力和意志力来转变组织。然而,这样的描述似乎把领导者的伟大和异端联系在一起,异端不也正是如此不守规矩、不按规矩出牌吗?因而不符合组织对更安全、更可靠行为的要求,因为不可否认,人的大多数的所谓新想法是愚蠢的。因此,尽管伟大的领导者具有变革正统的异端者特征,但是,如果反过来就糟糕了,大多数异端者,如果当上领导则只会带来灾难。


那问题就来了:天才、疯癫和领导力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我们怎样从疯子当中识别出领导者?



其四:多样性与统一性


一般来说,在等级组织的任何职位上的经理人,都想要更大的自治权和控制权,也就是要求其上级容忍更大的多样性和分权,想让上级尽量减少对他的干预;但是,另一方面领导者往往又要求其下级有更大的统一性,有不断干涉下级的本能意愿和行为。


那问题就又来了:领导者如何在建立统一性和建立多样性之间选择?他们能够二者兼得吗?


02.jpg



其五:复杂性与一致性


领导者一般被看作一致性的推动力,消除矛盾、防止混乱,对组织行动作出贡献。未来的领导者接受的教育更是要通过设定精准的目标和精细的计划,从而消除含糊性和复杂性。然而我们所面对的现实世界和未来世界,可以肯定将处在变革和适应过程中,不一致和含混性是必备的。所以一般来说,卓有成效的领导者需要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幻想和梦想不一致的世界和另一个计划、实际行动有序的世界


那领导者需要时时面对这样的基本问题:如何同时保持含混性和一致性?



其六:权力、统治和服从


主流的、多数领导力理论和著作都声称:领导力是非权力影响力、是软实力,严格意愿上讲是不必依赖于权力的,并煞有介事地呈现了众多的训练和开发方法,以期让领导者不通过硬权力就能搞定。既然如此,权力对于领导力既不可或缺,又节外生枝,在等级和参与之间,在权力和平等之间,在控制和自治之间,充满了矛盾。


那问题就来了:领导者应当如何使用手中的权力?权力的边界在哪里?权力的成本是什么?在一个以权力为基础的制度下,手中缺少权力的人们该如何行事?



其七:性别与性欲


在几乎所有的社会里,领导力与性身份和两性平等问题都联系在一起,领导力和性欲也纠缠在一起。领导者的身份和权力是性魅力和性身份的要素,性关系和对性行为失当的职责,在领导中屡见不鲜。


这带来的问题是:领导力中显而易见的性欲元素和性别元素,如何影响我们理解领导者、成为领导者、以及作为领导者?



其八:行动、愿景和预期


我们通常的认识是,行动是意图性和工具性的,付出成本是因为期待有所收益,因此,领导者需要预期获得伟大的成果,才会愿意付出大的投入。然而,我们所处的世界,因果关系模糊不清,伟大的行动往往不会带来伟大的结果,投入巨大而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情况不是小概率事件,就说当下,我们看看关于创业的成功率研究、看看企业的平均寿命就知道个大概了。


这带来的基本问题是:如果持功利主义的伦理观,面对不利的后果,或者模糊的后果,领导者又如何能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呢?



其九:领导者的快乐


成为一个领导者的快乐,既与晋升相关,又与竞争职位的成功相关;有关与角色相联系的如:主持会议、批准文件、发布命令、施加恩惠等的快乐,以及被承认,知名度、敬重、待遇(金钱、津贴、头等舱)等也是领导者的快乐。然而我们对待这些快乐的态度是矛盾的。领导,有时候被看作乐事,有时候被看作布道,有时候被看做追求个人认可,有时候被看作义不容辞的责任,有时候被看作提高自尊的机会,有时候被看作利欲熏心的工作狂,总之领导力者努力工作的背后动机是极其复杂和难以描绘,我曾经主导过一个领导者动力研究课题,最后课题组出了本书也就不了了之的。


作为一个领导者的主要快乐是什么?这些快乐如何影响领导者的任职和行为?这些快乐如何影响我们对领导力的理解?


03.jpg


二、问题的根本和解决之道



(一)问题的原因


马奇先生为什么会提出这9个问题?


我的结论:是因为现实世界的复杂性。主要在两方面:首先,现实的或实践的复杂性。高层领导所面对的事是复杂的,不仅要有横向的协调,还要有纵向的协调,不仅要完成眼前的业绩,还要关注方向,对组织现在和未来的生死存亡负责任,不仅要带领大家把事做起来,还要关注下属的发展。其次,能够成长到这个层级上的人是复杂的。太简单的人我觉得不太可能上升到过于高的位置,通过我这些年、以至我近30年职业生涯的观察和体会,真正拥有权力的领导者本身具有复杂性。这就是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马奇先生虽然没有直接说“他所称的领导力的九个基本问题是指高管领导力的问题”,但显然,通过其陈述的内容,我们很容易理解到,他说的就是高层领导者所面临的两难和悖论。



(二)马奇的方法


马奇教授是组织和领导力领域的大师,长期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讲授组织领导力。面对高管领导力的复杂性,马奇不认为学者可以对领导力作严肃的研究,但是他认为关注领导力是有用的。他提醒大家:你们对领导力的思考方式并不正确,传统的研究方式和表达方式,不足以开发高管们的领导力。那怎么办呢?马奇没有明确的教材,他要求学生在阅读经典文学著作(从戏剧、小说,到诗歌,从莎士比亚到博尔赫斯,从托尔斯泰到川端康成)全文基础上展开讨论和“行动学习”,而不去讲大道理。


马奇的课程建立在三个信念基础之上:其一:领导力的主要问题和人生的主要问题密不可分;其二:对于受过教育的人来说,伟大的文学作品是学习这些问题的最佳渠道;其三:包括商学院在内的教育不应该是为学生提供成功秘诀,而应该“帮助人们思考理解人类存在的基本难题和人性的本质”。他认为,领导力的基本难题——成为、作为、面对和评价领导力所涉及的种种复杂情形并非领导力所独有,而他们是在更普遍的意义上对人生的重要难题的回响,也就是说高管领导力的基本难题,就是高管这个群体的人生基本难题,即使领导力这个概念不存在,我们也需要对自己的复杂人生作出回应,这就是高管的人生,领导力即人生


04.jpg


三、品水浒悟领导力的疑问与收获


海报的题目是“品水浒悟领导力”,我说回这个话题与高管领导力开发的关系。在我2017年完成“品水浒.悟领导力”这个50小时的讲座开发,并把讲座录音转化为《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这部书稿时,我看到了马奇教授的相关叙说,有一种顿悟的感觉,因为在不经意间,我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同时,我用水浒传试着体悟一下这九个基本问题,发现中国的经典名著竟然这么厉害,仅仅这一本书就可以针对这九个问题从不同角度得到启发或共振、有所“悟”。



(一)品水浒如何悟九个基本问题


因时间和篇幅原因,对这九个问题,我只结合水浒和自己的实践,展开讲对其中两个问题的感悟,如果对其它也感兴趣的话,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会在合适的官方和商业平台听到、看到《品水浒.悟领导力》这门大课。


比如说第一个难题“私人生活和公共责任”的纠结。私德和私人生活很难与行使公共责任很难区分开来,私德或私人生活会不容回避地影响和介入到工作中去。百读《水浒传》,你就能够体悟到这种悖论。比如:晁盖、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梁山排前五位的头领的私生活,在梁山那个以“兄弟第一、女人走开”为以身作则的“则”的情境下,这五位给人的印象都是鄙视或杀戮女人、以硬汉形象示人,这博得多数为单身汉的好汉们的赞扬以致追随,在好汉们的猜测中,大头领为了梁山事业,自动远离女人,都是好样的,也就是说这种猜测给梁山大头领们加分了。但是,如果你认真读过《水浒传》,事情的背后往往有可能是卑琐的内情,细究起来其实不好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比如晁盖,40多岁、有家有业有地位的富户,在那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主流价值观的时代,一味的“打熬力气”,就是不娶妻生子,难道说他要保持童子身,练什么葵花宝典之类的绝世武功?好像不是,他的功夫在水浒传里至多算二流水平。难道说他早就有心上山当好汉,怕家眷拖累而不结婚?从他生辰纲事发后,那么恋家、迟迟不跑路看,好像也不是,他是一心一意想过他的富户日子的。所以晁盖在这方面的问题应该不是主观意愿上的,而是客观身体上的。宋江更是明显,从他对阎婆惜、扈三娘、李师师的态度看,主观上可以归入“水浒色狼系列”,他的所谓不近女色,并且动不动严肃教育兄弟们不要做“溜骨髓的事情”,就很值得怀疑了,宋江的问题也只能是客观身体上的。再看看卢俊义,也是一味地“打熬力气”,把自己直练成了水浒第一武功高手,以至于冷落了年轻漂亮的妻子,让她跟管家李固“做了一路”,但是好像又跟自己的小厮燕青片刻不能分离,这让多数熟读水浒传的人会心一笑。而吴用和公孙胜,这二位一个半仙、一个半神,本就是按照中性来创作的,更是彻底与女人无缘。


好在梁山好汉们对大头领的私生活的猜想,所产生的结果是正向的。当然,有正向的也就会有负向的,好像现实中负向的还会更多一些。总之,领导者的私生活绝不是私属的、独立的,要当领导者就要准备被作为众矢之的、准备好被大家猜测,被猜正向了是运气好,被猜负向了也别恼怒,如果试图去控制别人的想法,那可能会越描越黑,以至真的说不清楚了。所以,当领导的在遇到这方面的问题时,品味一下水浒其实真的能够有所悟。


再比如说第八个问题“行动、愿景和预期”的纠结。我们所处的世界,因果关系模糊不清,伟大的行动往往不会带来伟大的结果,付出巨大的成本往往不知道会不会有期待的收益。这是一种让人进入没有尽头的黑暗隧道的感觉,会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焦虑。宋江取代晁盖后打出了“替天行道”的伟大旗帜,一次次击败越来越强烈的朝廷的打击,但对于前景究竟如何,其实充满未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终达成目标不是靠战场的厮杀,而是靠青楼的暧昧。但在这个过程中,宋江却能始终全身心投入。如果设身处地为宋江想,他应该是常年处在这样一个困境中,数万兄弟们的前途命运乃至身家性命,系于他的这个决策,围绕决策的行动虽然每次都取得成功,但是离预期总目标却眼见得越来越远,所以宋江在李师师家慨叹“醉乡一夜头白”,真的是压力山大,而负责出主意的三把手吴用和听吆喝、执行的二把手卢俊义,则明显没有这样的压力。我能够理解小说中虚构的宋公明先生及其所处的没有尽头的黑色隧道,更能够理解现实中的任正非先生套用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的话“要在黑暗中发现并保持心中的微光”。这点微光至关重要,可能是推动组织和个人前行、存续的关键力量,或者说的更直接一点:这点微光或可决定组织和人的生死,除却生死、并无大事。我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我本人有切身体会。


05.jpg


近30年前,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在一家发电厂当汽轮机检修工,那是个严重缺电的时代,修的是刚刚国产化的30万千瓦汽轮机组,那真是随时需要临修和抢修的“扒鸡”。常规情况下,从运转状态到停机待修,要等机组从550左右摄氏度自然冷却到50摄氏度左右,否则设备和人都有危险,自然冷却要等很多天。但是,当时一台这样的机组发的电大概可以供200万人,为抢时间,我记得有一次260摄氏度就开缸、上人了,厚厚的防护鞋、防护服也不顶用,热辐射的射线把我们的眉尖都燎得焦黄,这种工作需要几十天夜以继日干,真的是超越人的生理和精神极限,这几十天给人的感觉就是那黑暗而无尽的隧道,如果没有微光,人会崩溃、发疯。好在我们还能找到点微光,比如玩笑和黄段子,比如下半夜厂长雷打不动地到现场扫视一圈。而那时我在看一本小说,好像叫什么北方的孤狼,讲的是纳粹德国的提尔皮兹号战列舰在北大西洋的故事,德军修理工在暗无天日的挪威港湾麻木地、无休止地修理被盟军炸伤的战列舰,以及他们在无尽的绝望中24小时最大声放着音乐的情节,跟我们的情境太像了!这也给我带来一丝微光:这种罪其实也有人遭过,而不仅仅是我们。所以,有时候微光也来自对比。还有一束微光来自责任。机组已经投产一年了,西侧朝向济南市的墙还没垒,下半夜我们会聚焦在那里歇歇,在那里骂最难听的话,骂所有跟让我们干这份工作相关的人——包括领导乃至父母,但是,当抬头看见济南市那昏黄一片的灯光时,骂声逐渐消散,大家又默默回去干活——我想应该是大家都意识到,这不是在为哪个人遭这份大罪,而是为了200万日夜盼望着光明的人们,所以,责任和使命就是绝望中的微光。


06.jpg


这份工作会活活把人累死,而真实的死亡也是这样的黑色通道,我经历过数次:因为太累,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在迅速旋转进入一条黑色通道,浑身不能动弹,这个过程是一种不可言状的舒服放松,但是,意识告诉自己,前方可能是死亡,就想:我才21岁,要是死了,我妈得多难受,于是靠意志强迫自己醒来,醒来后必定是浑身透湿、一丝力气也没有了。这种情况屡次出现,于是悄悄去看了医生,医生说这应该就是死亡,你绝对不能再加班了,但是我却不好意思请假,但是自己也发现了自我拯救的窍门,我发现左手的食指在这个情境下能动,于是找了缝衣针把它绑在扫床的掸子上,临睡时把左手食指对着针尖,再出现这个情况时一动食指,就把自己扎醒了。所以,在面对黑暗的生死隧道时,技术和小发明、小发现也是那点救命的微光。当然,我那时并不是什么领导者,但那是生活,其背后的本质是一样的,这种相通性让我特别理解虚拟的宋公明和现实的任正非先生。作为组织上层的领导者,需要时时承受“付出巨大的成本往往不知道会不会有期待的收益”的压力,而善于发现自己心中的微光是极其重要的,我想这不是理论和模型能够给我们提供的,而如果经典著作和实实在在的生活、实践能给我们带来感悟,那我们把眼光和注意力转向这里,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又有何不可呢?



(二)对品水浒悟领导力的两种疑问


我觉得用品水浒来悟领导力跟马奇教授用《战争与和平》等著作悟领导力一样,是有明显可见的效果的。《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这本书之所以被海峡两岸同时关注、出版,是因为它讲的是真正的中国式领导力、真正的高管领导力,真正的实践派领导力,也是真正有趣好读的领导力——这不是王婆卖瓜,而是通过一年来各种反馈得出的结论。


当然,在这本书出版前后,学术界和培训界的朋友也有两种疑问:一种是“拿虚拟的小说中的人物讲领导力,你怎么能够证是呢?不能被证是那就不可被复制、就不可用来指导实践,就证明你这套东西顶多算个文学评论,不能算学术著作,评职称就不算成果,那不是很可惜吗?”;另外一种是“宋江等人立身不正,品德不佳,怎么能够作为领导力研究的对象呢?” 从这本书今年被中组部评为向全国党员推荐的教材并获得优秀教材奖后,这种疑问少了,但是我知道它依然存在,我也借这个难得的机会向朋友们解释一下。


首先,这两个疑问的一个共同的基本的问题在于:提问者还没有看过这本书,而是出于好心,按照惯性思维和特质论的路数,认为写领导力就一定是跟写论文、做量化研究一样,树个标杆,立个模型,然后取数据,进行分析,最后得出结论。我想如果真看过这本书了,这两个疑问也就自然消失了。下面我来正面回答这两个疑问。


关于“拿虚拟的小说中的人物讲领导力,怎么能够证是”的问题,我觉得真不太好回答,证是证非、是鹿是马没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实事求是讲,以我的教育经历和目前水平,我想写也写不了朋友们所认可和熟悉的学术著作。其实我前面第一和第二部分讲的内容,本质上就是用来回答这个问题的,那就是:我认同马奇教授的观点,领导力即生活,高管领导力是复杂的生活,高管领导力研究是不能用严肃的传统研究方式的,而复杂的生活没有明确答案,只能是各花入个眼、一花一世界。我们的目的是给你一个悟的载体,每个人去悟出符合自己环境和需要的不同的东西。我觉得我跟提这个问题的朋友们,根本的差别还不是在学术水平上,而是在认知的不同和价值观的不同,我不认为高管领导力是具体技能,反对对高管进行批量化、标准化的技能复制,蓝翔技校用起来得心应手的培训路数,在高管这个层面不见得合适。另外就是,我对别人把这个作品归入什么类别、算不算理论著作等等并不在意,20年前我就对评职称之类的事情彻底失去兴趣了。


07.jpg


关于“宋江等人立身不正,品德不佳,能不能作为领导力研究对象”的问题,其实也是我最纠结的地方,它决定了我写这本书的风格和表达方式。写这本书实质上没用多长时间,连口头创作带文字整理,满打满算60天吧,但为规避能预料到的政治和道德风险,不给社会带来负能量,求证、微调、出书整整花了一年,因为我的价值观和工作岗位决定了,我要让它给这个社会带来有乐趣、有价值、直接的正能量。一年时间,我找到了体制内组织和培训界应该算是最高层级的专家、领导们,请他们提意见、把关。即便如此,在行文上我还是设置了三道门槛,确保它不会带来麻烦。


第一道门槛就是领导力理论自身的逻辑:关于领导力是不是关乎道德,理论界自来有争议,在咱们这里更加复杂:不仅有领导力是否关乎道德的问题,还有领导力的立场的问题,我在书中引述了关于领导力道德的争议,这是有目的的。什么叫关乎道德和立场呢?打个比方:允许不允许说希特勒具有领导力、能不能讨论希特勒的领导力,这就是在讨论领导力是否关乎道德;推而广之,允许不允许说蒋中正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领导者、蒋先生有没有领导力,这既关乎道德又关乎立场,现实情况是,我们党是光明磊落的,大方地承认蒋中正先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领导者;今天,川普先生不断针对中国出招,搞得我们挺不开心的,我们是不是承认川普先生有领导力就是关乎立场的事。可是叫我说,我们不承认川普先生有领导力还真不行,因为我们需要应付他递过来的招,需要知己知彼,你不承认他有领导力、非要说川普有追随者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恐怕有鸵鸟嫌疑吧。希特勒另说,因为他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实在太大了,我觉得谈他的领导力确乎是不合适的。但是蒋中正、川普的领导力没谁规定不可以谈,宋江,一个并没有犯反人类罪的、死了好几百年的小说中人,谈谈他又有何不可呢?


08.jpg


第二道门槛是叙事的逻辑。如果真看了书,你就会明白,我是说了宋江有领导力,但也分析了他的领导力源头,关系影响力是他的领导力的主要来源,分析了他有真诚的一面,也有伪诚的一面,这两面在短时期内都会成就他的领导力,但是,伪诚的一面最终是要出问题的,所以他走向了死路。这种叙事手法和逻辑是仿照的《水浒传》旁观、俯视的视角,是审辩式、批判式的逻辑,绝不是想象中的树一个“高大上”的领导光辉形象或群像,然后去分析、去解刨,号召大家去学习的套路,因此也就不会在敏感问题上犯傻、犯错。


第三道门槛就是叙事的内容。如果真看了书,你就会明白,水浒传只是传递思想的其中一条线,还有另一条线更加重要的线就是实践,卷首语是“四十年百读水浒、近三十年职场职场感悟、十年领导力研究,以中国经典、中国实践和全球视野,品悟中国式领导力。”不要看到“四十年百读水浒”就想当然地认为,写这本书的人是一个弯腰弓背、足不出户的乡村秀才。实践和对实践的反思、对全球企业的关注,也是这本书的重要内容。



(三)实践中的领导者的反馈


其实在出版前我就预料到了上述这些疑问,所以在这本书的自序里有一句刻意写的话“我期望这个作品能够给有限情境、有限行当、有限层级的读者,特别是实践中的领导者带来感悟。”从目前效果看,这个目的超预期达成了。按说我接触不到央企班子层领导,但是现在已经有好几位这个层面上的领导以及其他领域的高层领导者找到我讨论领导力


前几天我收到一位国内著名房地产企业一把手的年中会发言片段,我觉得非常具有代表性,他们的创新管理学院今年组织干部学习这本书,他在跟下属讲“如何当好一把手”这段,讲“因时而变”、“一把手的孤独”、“领导团队”,跟这本书若合符节,我把这段摘下来一部分:


在座的都是一把手,最早我做过培训(搞过测评),探讨什么性格适合当一把手?当时的想法是老虎型适合,太温和的,比如孔雀型的不适合。后来我发现,各位在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都当了一把手,也都干得不错,所以我发现,能够匹配环境的就能当好一把手,环境把大家都变成了变色龙型的。干一把手就是要因时而变,否则就会把自己累死,头破血流......


做一把手都孤独,学不会应对孤独,就当不好一把手。做一把手是不自由的,可以说越往上走,就越不自由。比如你干项目总,什么事情都是你负责,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假如你一直往上走,干到城市总,甚至到区域总,你就没有多少选择了,这时候你要再想着自己要亲自干成什么,要怎么干,你离去职就不远了。到上面就只有一条路,就是帮助你的团队成功、帮助你的下属成功......


一把手要当好裁判。比如说招采,我干一把手恨不得离招采越远越好,前期他们找我汇报我都不听,因为在这件事上,一把手只能是当裁判员的,不能下场。所有提前露出的倾向性,都是危险的。哪怕是出于公心,也是好心办坏事、苦心办砸事。再比如选人用人,你如果永远用自己的标准去框人,则天下无可用之人,因为你只能框住一小部分人,而圈外的大多数人就会把这拨人打倒,最后两边都用不上……



这位领导者对于这部书有强烈共鸣,反过来,他结合自身实践的阐述又让我产生了共鸣,因为他是真正的实践者,而我严格意义上讲只是这个层级的观察者。这种共鸣共振的感觉,就是如今我很投入地开展工作的真正动力来源,这是搞抽象的研究所难以体会到的,我觉得这就是高管领导力开发的意义、方法和路径的真谛。